​​​​​​当代办公欢迎您!
当代办公复印机出租客服电话
​400-882-6829 (客服)
当代办公复印机租赁专线
13824309815 (租赁专线)
当代租赁
我的职业我的梦
来源: | 作者:dangdaioa | 发布时间: 301天前 | 3393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儿子上学不久,有一次回家突然问我:“爸爸,你从事的是什么职业呀?”我愣了好一会,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当时奇怪儿子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后来才知道是老师的问题,儿子不知道怎么回答才问我的。记得当时随便应付了一句:“就告诉你们老师,你爸是修复印机的吧”
       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叫不出名字的乡镇企业,当时入职的企业:一个头带着一帮粗人,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工作效率在出卖自己的八小时,这就是当时的境况。我的到来,多少给这个小集体补充了一点新鲜血液,他们平时都爱和我这位唯一的分配生开玩笑。刚从学校出来的我,那个时侯也根本没有想过给自己做过什么职业规划,只是满怀憧憬,满脑子的梦想,甚至相信自己是块金子,放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都会放出光彩!站在领导左右,别人看我的眼神,都会在我心里产生一种错觉------好象明天我就是这里的头!不管天真与否,这确实是当时的真实感受!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那是一个变革的年代,这期间内地企业正值私有化的高潮阶段,事实上在我入职后不久这家企业真正的撑舵人就换成了私人老板。对于我来说,几乎等于刚毕业就面临失业,对我们本就不宽裕的家庭来说,就如出售自住的房屋投资股票一样,本来指望那支看好的股票能有所回报,却不曾想到钱一下子丢进了大海。可以想象得出刚跳出农门的学子心里有多么沮殇,父母辛勤劳作的背影承载了多少个传说中的铁饭碗梦!那时候常听到有人说花几千元就可以买到市里的户口指标,我不知道当时人们争先恐后想要搞到手的指标究竟有多少含金量,反正对我而言,这么多年的学费和努力换来的也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指标。其实现在看来,那只不过是中国城市化的开始,大量农业人口要进入城市务工,利益集团正好借此捞一笔罢了。种子落地,无论肥疾都会就地生长,人落地因为有腿基本都会往高处走。这或许是人们心甘情愿为自己改姓由农为工而买单的原因吧!可见铁饭碗在我们长辈心中还是够份量的,可怜的百姓!
       不久后,头找到我谈话,正式宣布企业散伙,曲终人散时,头当时给了几千元钱,算是买断和企业的关系!特别记得头当时给我的忠告:下海创业!不要回头!回头?我还可以回头吗?就这样,99年我正式开始了我的下海之旅,一个人在岳阳开了一家家电维修部。这里要交待一下,我本来是学机械的,几年的学习让我觉得所学专业对我毫无新意,越来越与自己的兴趣相左,于是在最后实习的那半年,我报名了一家私人开设的家电维修培训班,一个四年科班生跑过去学家电维修,我都不好意思与同学说起,心想与其待在工厂那么无聊,不如学点手艺吧。当时那所学校吹虚的电子专业本科老师课还是讲得不错,就是讲的内容真的是太基础了,诸如晶体管原理等等,只适合刚入门的学生,其实那些内容早年因兴趣使然我都悟过好多遍了,想想当时要在市图书馆找几本能入眼的电子书籍真的太难了,尽是些七十年代出过好多版的老书,与当时的电子技术发展严重脱节。说起学习我在这里又不得不说几句中国的教育,中国的应试教育的确误人子弟,给我的体会就是为了考试而学,家长起初都不愿意让自己孩子的学习输在起跑线上,从小学到高中,都会倾其所有资源在孩子学习上,唯恐落后于人,但进入高校后那又是另一翻景象:早恋,自由涣散,吸烟喝酒,过度的社团活动等等,似乎同学们都是为了那张文凭而来,为了有一段相同的成长经历而来。高等教育都如此,社会教育中个人的提升通道就更别提了。我们知道,学习知识是个人兴趣加上长期自我巩固与积累的过程,特别是自然科学知识,学习,应用,实践,提升,产研结合再到出成果,哪是你几场考试能搞定的!中国的应试教育产出率最高的恐怕就是孔乙己式的人才,大多能说会道,厚黑全能,孔先生若是生活在如今的和平年代,说不定就是一位能呼风唤雨的国之栋梁呢!而如今,国家的竞争力又恰恰体现在科技实力与创新能力上,小日本和咱们就是活例子,老毛子说如果现在中日因钓鱼岛再次爆发海战(这里单指的是海战),弹丸之地的日本定胜我泱泱中华, 这个我真信,这样说决不是长他人志气,毕竟这种游戏拼的是科技与实力,再多的钱都要靠边站。今天考明天忘的授教模式,要我们怎么去创新,这样的教育模式能出诺奖才怪!当时老想不明白课堂上在我们的桌椅下面"跑胡子"为什么会杀得风声水起,看来存在即合理法则在这里也是适用的。我虽未参与,想想我当初有多么单纯:为了提高自己的文凭,当时自学报考了并无多大兴趣的机电一体化专业,足足二十一门课程要完成考试,乃至毕业后都还有八门课程未过关,可笑的是我选择这个专业的唯一理由居然是它和自己现学专业对口哦!
       好了,扯的又有些远了,其实那几年家电维修行业盛极一时,大街小巷到处可见,由于我初入行,经验不足,除房租水电及简易设备外基本属无本经营,虽没有亏损,但几乎没有什么盈利,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大约过了半年,年底在深圳上班的大哥大嫂回老家经过岳阳,记得那顿粗茶淡饭也是大哥抢着帮我买单了,此情此景至今沥沥在目!第二年,我就顺理成章的踏上了南下的列车。